七月上

被迫抄袭二三事

首先本文仅代表我自己的观点,并不鼓励抄袭。
这段时间我的闺蜜突然暴胖,从一个体重不足一百斤的人暴胖到了一百二十斤,并且据我观察她的体重还在呈直线上升,一路高歌体重不减。她从吃两口就饱了变成了饱了还能吃两口,实在吃不下了她会瘫在椅子上实力cos葛优躺并告诉我“你等一下,让我缓一下我还能再吃两口。”是什么事能让一代女神转变为我这样的吃货,怀揣着这样的好奇我开口问了她“你最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她突然脸色一变,整个人的身上透露出了伤心和愤怒,抿了抿嘴她告诉我没事。我太清楚她了,她每次有事情不愿意提起都是这样的,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我是你的闺蜜退一步是你的朋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不愿告诉我我也只能自己去查。
  后来我知道了,一次偶然我去看了她新拍的视频(闺蜜她是b站的一个小透明up主,因为她刚开始拍视频没多久),扑面的喷子告诉我答案,弹幕是这样的
因为要留隐私,所以改成大佬的名字
  “大佬的名字 大佬的名字,什么都是我家大佬的名字。你不要给我家大佬抹黑”“不要脸,靠我家大佬的名字蹭热度”“视频不怎么样,蹭热度倒是很擅长”“人长得丑就算了,长得丑还出来就是你的错”
  看到这些弹幕,一瞬间真的真的很生气,也脑一热考虑要不要买水军给我家闺蜜洗白。但很快冷静下来又觉得不妥,所幸我闺蜜的粉丝还是站在她身边帮她回击那些喷子。
  仔细看了看这件事的缘由,原来是我闺蜜前段时间拍了一个美妆视频后面跟了一段宅舞,被顶到了b站首页。然后有人发现我的闺蜜和美妆区的一个大佬特别像我的闺蜜就被大佬的粉丝指责是抄袭和蹭热度。我去看了大佬的视频,确实很像。因为我的闺蜜和那位大佬一样是留短发走逗比风。不免让人误会,但我真的真的要为我的闺蜜申冤。
  首先我的闺蜜并不知道这位大佬也没有看过她的视频,你难道有指责我的闺蜜抄袭一个不知道的“路人”其次我的闺蜜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和外貌,你难道就因为她像一个大佬就要求她去整容吗?
  而且我的闺蜜她自己很珍惜这样的一个身份,每一个视频她都很认真的做,一个十秒的片段她反反复复拍了半个小时。现在我的闺蜜已经走出来阴影,最近做了一个辣条测评,她要开始反击了用实力反击
  抛开我的闺蜜,还有很多人被迫抄袭,我个人很喜欢在lofter上看同人文,前段时间就七月份的时候一个写文很好的太太被迫抄袭,一时间说人人喊打真的不为过最后她被迫退圈。每一写文的似乎特别怕撞梗,撞梗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抄袭。
  不抄袭是理所应当的,但被迫抄袭是无辜的。希望每一个人不要成为那个强迫他人被迫抄袭的人

好气啊!

去了一次水上乐园,结果大面积晒伤。请问可以找游乐园理赔吗?好气啊,难得穿短裤去玩,结果回来换上长裤时发现腿全红了除了穿短裤的地方,色差很强红白分明。

吓哭了T^T

刚刚洗澡时,劈了一个好大的雷,我刚刚把窗子打开,一道闪电就劈到了我们家的不锈钢的养乌龟的盆子,冒起了火花幸亏关窗及时我没被劈到,但响了好大一声。快吓哭了T^T万一我被劈到我不就死的很难看了吗,我不要死的很难看,我要做一个饱死鬼。我还没吻到我的修修,怎么可以在这止步。此生无悔入荣耀,但求一睡叶不羞。

论如何在剥虾仁的情况下想到自己的哥哥

本人刚刚结束了与虾的第39次战斗,然后赢得了战斗收获了39只虾仁和一双在水中泡了一个小时的起皮双手。当然,可能有人迷惑虾和哥哥有什么联系?
对此就不得不提起那只“小强”虾。在缺少氧气和水的情况下这只虾顽强的虾存活了半小时,并在我拿起它准备伸出我罪恶的双手揪下它的头时,用尽全身力气将每一寸筋肉缩成一团,借用那一瞬间的天时地利宛如跳水运动员啪的一声逃离了我的手并狠狠摔在了我家的料理台上。
邪恶的我怎么会放弃玩弄这般好玩的猎物嘞
于是我提起了它的尾巴 嗯就是尾肢与腹部最后一节的尾扇 它奋力地挣扎白色的“胡须”一颤一颤
的。当然最后它还是被我谋杀了,凶器是一把餐刀凶手残忍的将凶器砍向被害者并不顾被害者的拼命挣扎凶残的屠杀持续了3秒钟,最后被害者不治身亡。
  当然这场残忍的屠杀和我的哥哥并没有关系,和他有关系的是那“小强”虾的不屈的生命和那贱贱的眼神。
  我的哥哥怎么说个子不算特别高一米七八,可能跟挑食青春期营养不够有关,但那张脸特别精致 一种中性美。当然我知道你们一定想看看有多精致,但我偏偏不给你们看 ̄  ̄)σ有本事咬我啊!说来奇怪我最亲近的人除了我的父母就是我的哥哥,可能是因为小时候都是他在照顾我(我可能有雏鸟情节)。每一次回家尽管哥哥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的坐在我的对面我就觉得很幸福和平静。他不会对我说什么但是每当我感到迷茫和不知所措是他就会给我指出他认为最正确的道路。我喜欢他笑的样子,无忧无虑、岁月静好。
  哥哥在读研时出柜了,他在去意大利时被一个男人调戏了,后来这个男人成了我哥哥的老公。尽管不愿承认但事实摆在我的面前 我的哥哥千好万好但他是一个受,这大概是他唯一一个污点。
  我的哥哥的父母并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是一个同性恋断绝了关系,哥哥也搬出去住了。每个寒暑假我都会去看他,他开始像每一个恋爱的人一样 没羞没躁的在我面前秀恩爱、虐狗。我呢也像每一个被虐的人一样万分嫌弃的赶走他,但内心还是希望他继续。
  他变坏了,在“那个男人”的带领下,他开始嫌弃我了。时不时毒舌两句,前段时间减肥到一百斤以下拍照给他叫他嫌弃我胖。谁知他回了我一句“一百斤以下不是平胸就是矮,我看你两样都占”你说气不气。
  但气归气,我还是希望他能够秀恩爱,继续发狗粮 谁叫我是一个腐女(无奈摊摊手)。
  一定要幸福啊,我的哥哥!

深夜闲谈

2017.8.8
今天是立秋的后一天,晚上坐在房间内练字,窗外的空调外机轰轰做响,这样的轰轰已经持续了一整个夏季。
在嘉兴的这个夏季每一天都很热,当真印了那句话“在家是生煎,出门是烧烤,躺在凉席上是铁板烧”怕热的我们开了一整个7月的空调。哪个关于7月的记忆便全是空调的隆隆声和扑进房间时迎面的凉风。十点后渴睡的母亲立刻拉着弟弟入睡,不得已的我只能去隔壁房间练字。倒一杯开水凉着放两三本喜欢的书,于是一场午夜的练字就这样开始。抄的是刘汀的《别人的生活》那一小段的“这无数细小的、微不足道的事情和场景,相互连缀且渗透,密密地织就这我们生活的巨幅十字绣”是的,生活就是在这粗茶淡饭中在这生活闲谈中渡过偶尔再填几件大事。人生便这样过去了或许一些人他们喜欢冒险和刺激于是便再填几分热情。很快我便只能每星期回家一次了,父亲也一样。很快这个小小的家里便只有母亲和4岁的弟弟了,年少的我只要被母亲训斥便会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读一所寄宿学校,但当真的临别是内心却是留恋和不舍更多。我不知道喜欢叫我做家务的母亲是不是会在我不在家时呼唤我的名字叫我洗碗和拖地却在没人回应的时候恍然记起我已不在家,四岁的弟弟每天都会期待我晚上回来时给他带的零食,当我不在家的时候是不是会问妈妈“姐姐去哪里了,她为什么不给我带零食”这些问题我都无从答之,我所能做到只有尽量多陪陪他们。
深夜闲谈便先谈到这里 晚安,祝好梦